学院首页 专题首页 工作动态 规划参考 政策之窗 他山之石 成果展示   2017-9-22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他山之石


对话浙大校长林建华:校内改革并非简单放权



【 发布日期:2015-12-14 10:52:50 】           【 查看次数:353】
页面功能:『 字体大小: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编者按:在教育综合改革的大系统中,高校是一个子系统。一方面,高校期待上级教育行政部门简政放权,另一方面,高校自身也面临着简政放权,释放院系活力的改革任务。记者了解到,近期许多高校正在谋划和实施这样的改革。浙江大学目前选定8个院(系)进行综合改革发展试点,他们的想法和做法可作为一种案例,供大家分析和讨论。

  对话浙江大学校长林建华:校内改革并非简单放权

  浙江大学目前选定8个院(系)进行综合改革发展试点。浙大校长林建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学是一个很复杂的机构,各学科特点不同,管理方式和评价方式也应不同,如果用一套管理办法、一套评价体系,很多学科只能削足适履。大学的管理和评价必须与学科多样性和复杂性相适应,要充分调动院系和教师的积极性,这是大学管理的要义,也是此番改革的主旨。

  规模大的学校应逐步向分权管理转变

  问:林校长,我们从浙江大学职能部门了解了目前在学校层面正在推进的系列本科教育教学的改革,但要在学校全面推行,仅仅靠本科教育的职能部门是无法完成的。浙江大学有些怎样的举措来增强基层的办学活力?

  林建华:这个问题其实是和大学本质属性直接联系在一起的。大学跟工厂不一样,它本身是一个进行创造性活动的学术场所,学生要学习好,要有主动性和创造性,老师要想发展好,也要有这个主动性和创造性。所以,大学是一个高度依赖于个体创造性发挥的机构。如果要求老师八小时都坐在一个地方,是没有用的,我们必须要给教师一定的空间,使他们能够安安心心去思考去创造。

  前一段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在总结中我写了一个观点:我们党的群众路线实际上与大学的本质属性是一致的。办大学就是要调动师生的潜力,如果只有学校的积极性,没有基层组织和老师们的积极性,这个大学是办不好的。办大学本质上讲是营造氛围,要通过制度建设、文化建设,营造能够使师生创造性和潜力充分展现出来氛围。当然,大学有其使命和任务,要通过弘扬和宣传大学崇高的使命和任务,把师生员工凝聚起来。在大学,我们不应当试图统一大家的思想,但一定要统一大家的奋斗目标。如果大学各基层机构和人员,能够在一个宏伟目标下,各显其能,这个学校一定能办好。反之,如果各怀心事,都有自己的小九九,这个大学难以成事。

  大学是一个很复杂的机构,各学科特点不同,管理方式和评价方式也应不同,如果用一套管理办法、一套评价体系,很多学科只能削足适履。大学的管理和评价必须与学科多样性和复杂性相适应,要努力使所有师生员工的创造性得以发挥,这是大学管理的要义,也是大学改革的目标。要做到这些,大学必须把管理重心下移,必须发挥基层组织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最近,浙大正在推进管理重心下移和权力下放,我们希望学部和院系能够根据各自学科特点,制定出相应的管理办法和评价体系,真正调动起基层组织和各类人员的潜力和创造力。当然,权力和资源也意味着责任,只有做到权责统一,才能真正使大家统一在共同的目标之下。这些都将是今后大学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和内容,我们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问:此次浙大进行的改革,在校和院系之间权力划分方面是怎样考虑的?

  林建华:目前改革是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学校选了8个学院(系)进行试点,学院(系)和学校共同讨论,看哪些事情应该由院系来管,哪些事情应该由学校或者学部来负责。学校从资源管理、队伍建设,以及学科建设、经费划拨等几个方面,努力把权力和责任真正落实到院系。另一方面,学校开始对各院系进行定岗定编,并正在制定院系的学科规划和队伍建设规划,这些规划完成后,学校会把队伍建设和学科建设的责任落实到所有院系。

  当然,这还不能说是完整意义上的权力重心下移。在通常情况下,大学有两种不同的管理方式。一种是集权管理,另一种是分权管理。美国学校多是分权管理,学院有比较大的自主权,特别是应用型和专业教育为主的学院,其自主权非常大,这种方式鼓励学院主动拓展和争取更多的社会资源,增强办学实力。哈佛、南加州大学等私立大学通常采用分权管理方式。由于州立大学的部分经费由政府拨付,管理可能稍微要集中一些,但总体看,美国学校以分权为主。比较而言,日本和欧洲的大学则比较集权,目前中国大学的管理是高度集权的。对于像浙江大学规模这样大的学校,应该逐步向分权管理转变,这是从根本上调动院系积极性的一种做法,但这会涉及很多体制性问题,需要有一个过程。我们现在处于过渡阶段,先把部分权责下放,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然后制定进一步下放权责的规划。

  问:分权式管理,会触及学校管理系统的哪些深层问题?

林建华:分权式管理会带来预算体系的变化,因为事权和财权应当统一。实际上,一些大学已经开始这样做了,特别是直接与市场相关的学科,像商学院、公共管理学院等,自主财力比较大,基本实现了院系预算管理。而主要从事常规本科和研究生教育的院系,由于财务拨款体系的原因,各学校都还没有实现院系预算管理。过去国家教育拨款较少,常规本科和研究生教育是学校贴钱的,现在国家教育拨款增加了,医科生均拔款达到了两万七,工科到了两万二,加上学费,

已经与面向市场的教育相差不大了。所以,现在已经具备院系预算条件。

  几年前,加拿大UBC的校长曾给我讲了个故事,他上任后的一件事是核算各学院的教学工作量,之后他请来商学院院长,告诉他,由于学校和学院分成比例不合理,从学校财务看,办商学院是赔钱的,相反,对学校财务贡献最大的是本科文理学院。因此,学校实际上在用本科教育经费补贴商学院MBA等专业教育,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我相信,随着生均教育拨款增加,中国大学也会出现类似现象。建立合理的院系预算体系,对保障本科和学术型的研究生教育资源,提升学校的学术和教育声誉都是非常重要的。

  建立合理的核算体系有利于理顺大学的价值取向。例如,大学教学与科研的关系是与预算管理密切相关的。有一次,我在一个院系调研,当时对大家说,我们的工资都是来自于"教学",来自于国家的生均拨款,而非"科研"或"社会服务"。当时很多老师都很吃惊。人们误以为,既然大学有教学、科研和服务社会等职能,理应有相应的拨款,但事实并非如此。如能够厘清院系核算体系,建立相应的院系预算,教师自然会把精力放在教学和学生身上,因为这才是院系收入的主要来源。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十三五规划专题网站  供稿)
版权所有:辽宁金融职业学院 LIAONING FINANCE VOCATIONAL COLLEGE